郑永年:别了,旧梦
作者: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20世纪末的1992年,美国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提出了“历史终结论”,认为冷战结束并不仅意味着这场战争的结束,或者战后一段特殊历史...
阅读全文
郑永年:制度身份与领袖个体
作者: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在政治文明发展过程中,各种制度和功能之间的分化(differentiation)可以说是衡量这个政治体系是否具有现代性的最重要的标志。在原始部落,部落首领...
阅读全文
郑永年:“法”与文明
作者: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今天中国知识界在“法”的领域所面临的困局是难以想象的。现实政治的变化无法用任何“法”的观点来解释,法学界似乎“迷失”了。这也是一种集体“迷失”,因为同样的...
阅读全文
郑永年:金钱社会与文明不安全
作者: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经济发展方面创造了一个世界奇迹,在短短的数十年时间里,从一个低度发展的贫穷经济体跃升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从一个封闭经济体转型成为世...
阅读全文
郑永年:当代中国人的处境和未来
作者: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和西方比较,人的处境问题在中国文化环境里的表现全然不同(有关西方人的处境问题,另文论述)。一方面,中国文化对人的重视是其他文化所不及的。 《礼记·礼运》大...
阅读全文
郑永年:商业化模式与教育的异化
作者: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改革开放一开始,邓小平所说的两句话对日后中国产生深远的影响。第一句话是“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第二句话是“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在文革期间荒废教育多年之后...
阅读全文
郑永年:中国知识的悲歌时代
作者: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无论就中国历史还是就世界历史而言,这个时代无疑是一个伟大的时代。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转型,乃至政治转型。就经济而言,中国从上世纪80...
阅读全文
中国的中产阶级,在想什么?
作者:刘迪(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在比较政治学教科书中,发展中国家的中产阶级,是这些国家政治发展及转型的动力。但不少政治学、社会学专家发现,这些年来,尽管中国中产阶级队伍迅速壮大,人均收入大幅提高,...
阅读全文
“知识茧”、社会重建和中国未来
作者: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在当今世界,没有其他任何国家像一个快速转型中的中国那样,需要通过知识重建来进行社会重建。在很大程度上说,今天的中国类似于春秋战国时代,从一个社会结构转向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