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茧”、社会重建和中国未来
作者: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在当今世界,没有其他任何国家像一个快速转型中的中国那样,需要通过知识重建来进行社会重建。在很大程度上说,今天的中国类似于春秋战国时代,从一个社会结构转向另...
阅读全文
哲学学者高山:在荒野寻找意义
几千年来,荒野的概念在中国人的观念里一直难登大雅之堂。尽管中国人推崇“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但是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荒野这个词总是带有一些负面色彩。 如果你和中国人讨论荒野这个概念,大多数人眼前浮现的肯定...
阅读全文
为什么科学家能证明上帝不存在?
作者:傅佩荣(博客) 自然科学和宗教有时候很对立,因为从自然科学的角度无法解释宗教中“死而复生”“超越界”等概念;但另一方面,很多伟大的科学家都是有宗教信仰的。二者究竟有何关系? 想知道什么是宗教,我...
阅读全文
科学和宗教、伪科学的区别
作者:张双南(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 我们首先要说清楚科学是什么,特别是科学有三个要素,然后马上就会明白科学和宗教、伪科学的区别了。 科学的第一个要素是科学的目的,就是发现各种规律,而且并不限于...
阅读全文
读什么书,怎样读书?
作者:信力建 我一直认为,读书是很私人的事情,如布鲁姆所说,“不要试图通过你读什么或你如何读来改善你的邻居或你的街坊。”所以即使我很愿意分享读书心得,却从不勉强别人接受自己的推荐和方法。 多年来,有不...
阅读全文
周国平:困惑的当下 停滞的时间
在1990年代,周国平对情与爱的探索恰逢击中了那一批受教育女性的心。可是现在,情爱与性已然在女性实践中开拓了更宽广的方向,行动自由走在了观念自由的前面,周国平的探索走不进现实境遇。(本文选自南都周刊2...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