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激发了潜藏于人性之中的野心和虚荣心,以及一种超越常识的认知和自我评价。

自称“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的吴咏宁再也没机会看到自己“火”遍全网的这一天。从成年人的角度来说,咏宁坠亡事件的第一责任人是他自己,对此我们只能表达惋惜;但从社会责任的角度来说,我们更直接地看到了咏宁之死背后的助推器——他背后的互联网力量。现在的互联网环境依然处于“流量为王”的收割期。

格语出自:从高空第一人坠亡,看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感

11/30

#以人为本#

在重新强调现代化的今天,关键是实现人的现代化,而人的现代化的实现的起点,则是对个人权利的认同。

如果“人权”的发展仅仅聚焦于国家权力和财富(中国)或者政治权利(西方),不可避免会发生人的“异化”,就很难找到人的位置;相反,人只会是权力和财富的工具。如果那样,无论是政治人物、商人、知识分子,男人或者女人,都仍然不知道人权为何,仍然会找不到真正的人权。

格语出自:郑永年:当代中国人的处境和未来

11/23

#虐童事件#

孩子的安全不能托付给人性的善,而是要防止人性的恶。

2017年,已有19起不同程度的“虐童事件”,这些虐童事件,不过是浮出水面的冰山,是一个因社会进步而凸显出来的问题。也正因为如此,从普遍性与长久性来看,需要顶层制度的响应方可更大程度的解决。一个个“虐童事件”做为个案已经结束,但公众并未看到制度层面的响应。那么,可以做出一个悲观的预言——中国幼儿安全的糟糕局面,必然会继续下去。

格语出自:刘远举:幼儿园安全与中国中产者的自救

11/16

#罪恶之城#

成功地生活,意味着要知道如何在诱惑中取得平衡。

拉斯维加斯有着让人眼花缭乱的赌场、永不停歇的夜生活和数以千万计的游客,令外国人浮想联翩。但只有当地人知道,拉斯维加斯只是一个仅有60万居民的小城。许多在本地长期生活的当地人都会注意到——要么你热爱拉斯维加斯,在这里繁荣兴旺,要么就会被贪婪吞噬淘汰。

格语出自:拉斯维加斯不为人知的平凡另一面

11/13

#突破摄星#

俗世观念中的来世只是个童话,是为了安慰那些怕黑的人。

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近日又发布了一条末日警告。他预言,地球在未来1000年或者1万年内发生灾难几乎是肯定无疑的。如果人类不尽快离开地球,人口过多会加剧能源消耗,并导致人类灭绝。霍金认为,如果有一天外星人来拜访我们,结局会和哥伦布登陆美洲一样,对印第安人并不是什么好事。在谈到来世的观念时,他说出了上面这句话。

格语出自:霍金再度警告:600年后地球将变成“火球”

11/11

#滤镜气泡#

如果十亿人有十亿种新闻推送,那么谁又能理解其他人看到和回复的东西呢?

伊莱·帕利瑟(Eli Pariser)2011年在其《滤镜气泡》(The Filter Bubble)一书中提炼了Facebook及其他互联网平台对公共话语的可能影响,追溯了媒体“个人化”可能带来的诸多潜在问题。社交媒体改变了人们处理新闻的信息系统,从而使历史的初稿充斥着无法辨认的哀乐和空洞的页面。

格语出自:Facebook对美国民主做了什么?

11/07

#断臂求生#

不要把明天的机会浪费在昨天的祭坛上。

10月30日,尼康宣布停止子公司尼康光学仪器(中国)有限公司的经营,负责生产尼康数码相机以及数码相机配件的工厂也将停产。尼康坦陈:智能手机的崛起让小型数码相机市场急速缩小,持续运营变得非常困难。把明天的机会浪费在昨天的祭坛上——这是彼得·德鲁克指出的公司治理失败的七宗罪之一。

格语出自:尼康闭厂与商业巨头的迭代史: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

数千年来的种种神话和宗教都殚精竭虑地让我们相信永生不死是高于其他一切的完美救赎。如今,科技也是。

前法国教育部部长吕克·费希在其新书《超人类革命:生物科技将如何改变我们的未来?》中介绍了全球正在兴起的“超人类主义计划”, 指出随着生物技术、纳米技术、人机混合技术等广泛运用,我们正经历一次前所未有的革命——一场将从政治、经济、道德、宗教等方面彻底改变人类社会的革命。

格语出自:超人类革命:永生不死是人类追求的完美救赎?

10/30

#星际访客#

谁知道它曾去过哪儿?谁知道它又将去向何方?世界如此之大,我们曾在此见到过它,便已足矣。

2017年10月19日,一个神秘天体(A/2017 U1)从太阳系中飞驰而过。基于研究数据,天文学家们很快发现它是从未知的恒星系中喷射出来,经过漫长的星际旅行,偶然进入了我们的太阳系。它成为第一个来自外星系的天体,一个太阳系的神秘访客。

格语出自:神秘天体A/2017 U1:或是来自太阳系外的星际过客

愉悦是一种“奖励”现象,而幸福则是一种满足状态,几乎不需要触发因素。长期过量奖励最终将导致上瘾和抑郁,这恰是幸福的反面。

我们在社交媒体上寻求持续认可和关注,希望回应一个比一个更加迎合我们的虚荣心,在面对不想看到的回应时却又十分脆弱。长期过量奖励最终将导致上瘾和抑郁,这恰好是幸福的反面。数字技术本应让我们的生活更轻松更美好,但人们从未比现在更抑郁。

格语出自:数字技术为何让我们更抑郁了?

10/25

#伪医学#

当中医告诉你:要不你还是去看看西医吧,说明你是真病了;当西医告诉你:要不你去看看中医吧,说明你是没救了。

本句格语严格说是一个“段子”。看病,是特别个人化的事情,对于思想固化的人来说,说服是无效的,想怎样看病就怎样看病:有的喜欢看西医,有的喜欢看中医,有的喜欢中西医结合。文章作者以这个段子开篇,用轻快幽默却不乏严谨的笔触,为我们回顾了千百年来人类医学发展简史,以及演绎其中的各种医患故事。

格语出自:西医这门“伪医学”,为何终将难逃衰亡?

在无所事事的环境中,就连一只小虾米也不会去做任何勤奋的努力,生活的目的就是继续活着。

荷兰裔美国作家房龙1934年写了一本书叫《发明的故事》,按照他的推理,勤奋的目标就是为了哪一天可以懒惰,而不再勤奋了。现在不愿再思考的人类创造出人工智能,把思维外包给机器。那么人工智能会让人们集中在更具有新意的事物上,还是会让我们变得更加愚蠢?

格语出自:把思维外包给机器,人类还会是赢家吗?

10/21

#人工生命#

要召唤一个魔鬼,你必须知道它的名字。

2017年10月,专注于推进AI研究的谷歌子公司DeepMind发布了新版本AlphaGo程序——AlphaGo Zero,其惊人之处在于,自学3天便走完人类千年棋史,轻易打败当年曾战胜李世石的AlphaGo一代。不再为人类知识所局限、能独立思考的人工智能,对我们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格语出自:当机器不再像人类一样思考,我们该何去何从?

当下很可能被未来世代铭记为一个注定倒霉的黄金时期。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西蒙·库柏谈到,我们享受了72年的和平与繁荣,这个星球上有一大部分人的生活相当滋润。然而异常自然灾害、核战争危机、物种灭绝征兆、统治者的任意妄为.....难道人类的好运真的到头了?

格语出自:享受了72年的和平与繁荣 人类的好运到头了?

10/18

#致命诱惑#

人类在舔舐战争创伤的同时,也在享受由战争中各类新型“杀人武器”所衍生出的技术进步成果。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上,大量科技进步都是发端于战场。在各类关于世界末日的文艺作品中,人类“自作自受”的剧情最为流行,人工智能以及军事领域最先进的武器研发等科技进步为人类生活提供便利的同时,也埋下很多隐患。

格语出自:人类如何“走向末日”?这两款武器是热门选项

10/16

#生命终点#

我们哭喊着来到这个世界,有时我们也同样哭喊着离开。

宾夕法尼亚大学神经内科驻院医生SARA在关于生命终点的这篇文章中写道:死亡有自己的生理机制和症状。有些症状,比如濒死喉声、空气饥渴和临终烦躁,似乎十分痛苦,但对濒死之人来说,通常不是那么难受,那只是身体对惯性改变的最本能反应。

格语出自:临床医生讲述:死亡来临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要发现某件事情是否成为可能的界限,唯一的途径是跨越这个界限,从不可能到可能中去。

著名科幻小说作家亚瑟·克拉克(Arthur C. Clarke)在1962年至1973年间提出了三条格言,后来被称为克拉克三大定律:第一条,如果一个德高望重的科学家说,某件事情是可能的,那他可能是正确的;但如果他是不可能的,那他也许是错误的。第二条,要发现某件事情是否成为可能的界限,唯一的途径是跨越这个界限,从不可能到可能中去。第三条,任何先进的技术,初看看起来都与魔法无异。

格语出自:AI可怕吗?警惕我们对它犯下七宗罪

10/12

#知识幻觉#

科技强化了一种谬见:在一个愚蠢的世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像爱因斯坦那样的指路明灯。

《知识幻觉》(The Knowledge Illusion)一书中提出:科技让我们能够更广泛、更快速地接触更多信息,减轻了我们的“认知负荷”,从而造成一种知识幻觉,维持和深化了一个人对于自己怀才不遇的信念。其实,我们的智慧是假象。

格语出自:知识幻觉:你没有你想的那么聪明

10/11

#选择#

一个会造成永久后果的决定,却只是为了回避一个暂时的问题。

我们如何跟孩子谈论“自杀”的话题?心理学家谈到,由于自杀具有传染性,特别是在年轻人中间,他们更容易以自我为中心,冲动和情绪化,缺乏预见行为后果的思考能力。因此,家长要有针对性地把这个问题放到阳光下讨论。

格语出自:我们如何跟孩子谈论“自杀”的话题

10/11

#自律#

你缺少的不是健康,而是自律。

生活中,很多人并不缺少健康常识,更多缺的是种自律精神。通俗点说,就是管不住自己。一项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的研究指出,自律性强的人拥有更多健康优势,代谢性疾病和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更低,社交方面也更显突出。

格语出自:你缺少的不是健康 而是自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