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3

#乐观#

所谓乐观,并非认识到过去不如现在,而是知道如何使生活得到改善。这才是我们乐观情绪的真正源泉。

2018新年伊始,比尔盖茨夫妇发出第10封年度公开信,回答了常被问到的10个难题。当有人问到比尔盖茨夫妇 “你们怎么这么乐观?”时,他们如是回应。“我们一直坦言自己具备乐观精神。不过如今,乐观精神似乎十分稀缺。”

格语出自:盖茨夫妇第10封年度公开信,回答了常被问的10个难题

02/20

#音乐#

人类生活在成千上万的城市里。所以我们想出了一些办法,用音乐来表达我们想要和睦相处的愿望。

就像语言一样,音乐在人类中是普遍存在的,人们对音乐的情感反应似乎超越了文化、语言和地理的限制。但音乐与语言不同,它没有明显的自适应功能,这促使研究音乐的科学家们想知道,最初是什么力量帮助音乐出现的。音乐是一种进化适应,还是纯粹的人类发明?

格语出自:音乐是怎么产生的,人类动物本能的进化适应?

02/14

#自以为是#

互联网理性有效地吸走了沉迷者的智力。如赌徒在赌博过程中快乐地死亡一样,互联网沉迷者在沉迷过程中愚昧地死亡。

今天,现实世界越来越区域化和全球化,但互联网平台上的人则越来越变得自我禁锢起来。在“互联”表象的背后则是“互不相连”;现实世界的社会越来越多元化,但互联网上的人则变成越来越具有单向性。个人的单向选择,群体和环境的强化,使得人越来越远离其本源。

格语出自:郑永年:互联网时代的人类异化

01/31

#策略#

说谎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真正的意识,始于我们的第一个谎言。

当初包括图灵在内的英国最优秀的数学家冥思苦想好几个月,破解二战期间最复杂的英格玛(Enigma)密码系统,如今AI人工智能只用了12分50秒就完成了任务,展示了人工智能与强大计算能力相结合之后快速增长的能力。计算机是否有朝一日会聪明到有意识地欺骗人类,这显然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

格语出自:12分钟破解Enigma密码,人工智能在“思考”什么?

01/21

#多难兴邦#

在绝望者面前,所有的人都是仇人,因为你们比他好过。

社会上猎奇式苦难救助层出不穷。从大眼睛女孩、美丽懂事的白血病姑娘、汶川地震小英雄、酷似童年马云的孩子,再到冰花男孩,一次次激起爱的潮涌。然而,我们真有能力改变不幸者的命运吗?那些没被做成新闻调料的不幸的人,他们的无奈和悲愤,是否最终会化作仇恨和暴力,砸向让他们丧失尊严的社会?

格语出自:老愚:苦难鸡汤与穷人的道德

01/18

#乌合之众#

我们相信一切不可能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合逻辑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合情理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存在的事情,但唯独不相信现实生活的日常逻辑。

财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除了财富,支撑一个社会或者文明还需要“软力量”,即道德体系。较之金钱,道德体系才是一个社会或者文明的主体。如今,金钱崇拜已经俨然成为名副其实的“国教”。如果没有新的道德体系的出现,这个社会的崛起就也意味着衰落的开始。

格语出自:郑永年:金钱社会与文明不安全

01/16

#弱点#

一个缺乏抵抗力的系统,是无法成为决策的依据的。

一项最新报告警告称,由于核武器依赖于最新技术,这导致它们越来越容易受到网络攻击,这就有可能引发灾难性的后果。当核武器系统最早被研发出来时,计算机性能处于它们的最早期阶段,而且人们几乎没有考虑潜在的恶意计算机漏洞。在动荡不断增加的时期,核武器系统的网络攻击可能逐步升级。

格语出自:核武器系统面临网络入侵威胁,引发核战争不无可能

01/08

#绝对真理#

对上帝的质疑不是为了攻讦上帝的缺失,而是向上帝申明确保无辜者不受冤枉才能保证上帝惩罚的正当性。

《创世纪》第十八章17-33节记载,当耶和华上帝欲毁灭所多玛和蛾摩拉两城,亚伯拉罕站了出来,为这两城辩护。今人多将刑事辩护追溯至古希腊,而却忘记了西方文明的另一重要源头——“希伯来-基督教信仰”。一神论的信仰确认了绝对真理的客观存在:保障人权不能以完全牺牲惩罚犯罪为代价。

格语出自:法治的细节:律师为什么要为“坏人”做辩护

重要的是你的目光,而不是你看见的东西。

对人类来说,生命的标准越高,就越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健美的身体、机敏的头脑、朴素的生活、高尚的思想、雅致的审美、敏锐的感知、精细的情感反应,这些东西绝不是金钱可以提供的。金钱可以制造消费,但无法填补人们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格语出自:拒绝阅读:通往低智之路

12/29

#佛系#

无悲无喜不是岁月静好,而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佛系”迅速取代了“丧”、“猪精”,成为年轻一代描述自我状态时的热词。“佛系”与宗教信仰无关,它只强调一种情绪状态,追求身在红尘而远离众生,没有情绪起伏地像机器一样运转,直至灯枯油尽。“佛系”本质是社会原子化的表征,是个体自发完成与社会分化过程的一个体现。当“不再靠社会拯救”的训诰逐渐深入人心,个体开始需要为自己负责。

格语出自:“佛系”流行:社会进入原子化时代的警示灯

当我们没有太多信息时,我们倾向于用自己认为合乎逻辑的方法来填补这些空白。

十年前由美国国会拨款2200万美元“秘密行动资金”支持的一个神秘项目揭示,来自外太空的UFO完全有可能已造访过地球。在五角大楼承认该项目的存在之后,项目前负责人埃利桑多表示,有“令人信服的证据”来支持人类并不孤单的观点,虽然我们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格语出自:美秘密档案揭示外星UFO已造访地球 人类“并不孤单”

12/22

#丧文化#

以深思熟虑的理解去改变自己的欲望,而不是试图改变现实的秩序。

在时下的互联网上,丧文化已经成为一种显性的文化潮流,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习惯用“丧”来描述自己。“丧”指涉的是这样一种心态和生活方式:不想工作,漫无目的,情绪低迷,欲望低下,只想行尸走肉、麻木不仁地活下去。“丧文化”体现的自我保护只能是一种精神胜利法。

格语出自:“葛优瘫”式丧文化,是年轻人对世界的温和反抗

12/17

#慈悲心#

死亡其实是生命的回照。死亡才显示出生命的最高意义;是生的反面,也是生的补充。

世界史上一些伟大的精神传统,如基督教、佛教,清楚地告诉我们:肉身的死亡并非生命的终点,对来世我们的灵魂可能到达的更高维次空间的憧憬赋予现世生活神圣的意义。然而,科学越昌明,工具理性就日益占上风,这也意味着,那些生死教义可能越来越难以让广大人群相信因果报应。于是,我们的世界日益戾气弥漫、少有慈悲。

格语出自:《寻梦环游记》中的死亡课与傲娇的皮克斯

12/14

#Remember Me#

我们不应该避讳死亡,生死互补人生才完整。如何热情地对待生,就该如何热情地面对死。

墨西哥人从不避讳死亡。无论在首都,还是在南部的某个乡下,常常能看到作为装饰的骷髅、孩子玩的骷髅玩具,甚至还有可以和骷髅、古墓共饮的高级餐厅。皮克斯最新动画片《寻梦环游记》,用花枝招展、载歌载舞的亡灵节,向这种平等乐天的生死观和深情的墨西哥文化致敬。

格语出自:《寻梦环游记》:向深情的墨西哥文化致敬

网络直播激发了潜藏于人性之中的野心和虚荣心,以及一种超越常识的认知和自我评价。

自称“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的吴咏宁再也没机会看到自己“火”遍全网的这一天。从成年人的角度来说,咏宁坠亡事件的第一责任人是他自己,对此我们只能表达惋惜;但从社会责任的角度来说,我们更直接地看到了咏宁之死背后的助推器——他背后的互联网力量。现在的互联网环境依然处于“流量为王”的收割期。

格语出自:从高空第一人坠亡,看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感

11/30

#以人为本#

在重新强调现代化的今天,关键是实现人的现代化,而人的现代化的实现的起点,则是对个人权利的认同。

如果“人权”的发展仅仅聚焦于国家权力和财富(中国)或者政治权利(西方),不可避免会发生人的“异化”,就很难找到人的位置;相反,人只会是权力和财富的工具。如果那样,无论是政治人物、商人、知识分子,男人或者女人,都仍然不知道人权为何,仍然会找不到真正的人权。

格语出自:郑永年:当代中国人的处境和未来

孩子的安全不能托付给人性的善,而是要防止人性的恶。

2017年,已有19起不同程度的“虐童事件”,这些虐童事件,不过是浮出水面的冰山,是一个因社会进步而凸显出来的问题。也正因为如此,从普遍性与长久性来看,需要顶层制度的响应方可更大程度的解决。一个个“虐童事件”做为个案已经结束,但公众并未看到制度层面的响应。那么,可以做出一个悲观的预言——中国幼儿安全的糟糕局面,必然会继续下去。

格语出自:刘远举:幼儿园安全与中国中产者的自救

11/16

#罪恶之城#

成功地生活,意味着要知道如何在诱惑中取得平衡。

拉斯维加斯有着让人眼花缭乱的赌场、永不停歇的夜生活和数以千万计的游客,令外国人浮想联翩。但只有当地人知道,拉斯维加斯只是一个仅有60万居民的小城。许多在本地长期生活的当地人都会注意到——要么你热爱拉斯维加斯,在这里繁荣兴旺,要么就会被贪婪吞噬淘汰。

格语出自:拉斯维加斯不为人知的平凡另一面

11/13

#突破摄星#

俗世观念中的来世只是个童话,是为了安慰那些怕黑的人。

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近日又发布了一条末日警告。他预言,地球在未来1000年或者1万年内发生灾难几乎是肯定无疑的。如果人类不尽快离开地球,人口过多会加剧能源消耗,并导致人类灭绝。霍金认为,如果有一天外星人来拜访我们,结局会和哥伦布登陆美洲一样,对印第安人并不是什么好事。在谈到来世的观念时,他说出了上面这句话。

格语出自:霍金再度警告:600年后地球将变成“火球”

11/11

#滤镜气泡#

如果十亿人有十亿种新闻推送,那么谁又能理解其他人看到和回复的东西呢?

伊莱·帕利瑟(Eli Pariser)2011年在其《滤镜气泡》(The Filter Bubble)一书中提炼了Facebook及其他互联网平台对公共话语的可能影响,追溯了媒体“个人化”可能带来的诸多潜在问题。社交媒体改变了人们处理新闻的信息系统,从而使历史的初稿充斥着无法辨认的哀乐和空洞的页面。

格语出自:Facebook对美国民主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