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奖的权威性是如何炼成的?

诺贝尔奖的权威性是如何炼成的?

作者:郑志刚(FT中文网专栏作家,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教授) 每年10月10日(瑞典当地时间10月9日)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奖的日子成为中国很多经济学人翘首期盼的盛大节日。在此之前,一些学...
阅读全文
“高校鄙视链”是变相的出身论问题

“高校鄙视链”是变相的出身论问题

作者:赵清源/新京报 近日,一篇题为《对不起,我本科不是北大的!》的文章在网络热传。作者名叫丁鹏,硕士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于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华清学院管理工程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诗刊》...
阅读全文
触不可及:石黑一雄的“问题意识”

触不可及:石黑一雄的“问题意识”

作者:卢冶/澎湃新闻 尽管很年轻就成名了,石黑一雄却并非天才。他的语言、讲故事的方法,都是“后天”修成的,学习技巧、积累经验的过程,亦有清晰的轨迹:大学的英国文学课程和著名作家布雷德伯里的写作班,训练...
阅读全文
《花花公子》:消费升级和性革命

《花花公子》:消费升级和性革命

作者:刘裘蒂(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FT中文网) 《花花公子》创始人休·赫夫纳之死,重新在美国引燃了极端的争议:歌颂他的人认为他引领了划时代的性革命,把美国人从宗教的假道学和婚姻的桎...
阅读全文
“吼妈”陪读伤不起,育儿焦虑算不算病?

“吼妈”陪读伤不起,育儿焦虑算不算病?

晚上十点多,从楼上传来一个女人的咆哮声:“什么关系?!啊?!什么关系?!说!到底什么关系?”我那颗八卦的心疯狂地跳跃起来,趴到窗台上支起耳朵认真地听着下文。女人继续气愤地喊道:“互为相反数啊?!"……...
阅读全文
郑永年:中国知识的悲歌时代

郑永年:中国知识的悲歌时代

作者: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无论就中国历史还是就世界历史而言,这个时代无疑是一个伟大的时代。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转型,乃至政治转型。就经济而言,中国从上世纪80...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