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男人更容易接受”与陌生人发生性行为”

  • A+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05日 所属分类:新知

不是每个人都会同陌生人发生性关系。不过有些人似乎热衷于此。相当多的证据表明,男性比女性更渴望同与陌生人发生艳遇。

过往几十年间里,几乎所有相关研究都发现男性比女性更向往“随意草率的性行为”(casual sex)。若是短期内同多位性伴侣约会,男性比女性更有兴致。与完全不相识的陌生人发生性关系,对男性来说则是最刺激的事。

为什么男人更容易接受

男女之间对待随意性行为态度存在巨大差异

心理学家克拉克(R. D. Clark)和伊莱恩·哈特菲尔德(Elaine Hatfield)在1980年代进行了一项经典社交心理实验,用现实生活中与陌生人做爱一事探测人们性观念的差异。实验在多个大学校园进行,实验人员扮演求约者与大学生搭讪:“我注意你好久了,我发现你特迷人,你愿意今晚与我共度良宵吗?”结果75%的男性欣然接受了送上门来的艳遇,尽管与对方并不相识。相比男性的开放,受访女性无一人接受约会。男女态度差异之大令人震惊。

20年之后,心理学家Hald与Hogh-Olesen在丹麦重做这一实验实验,结果是59%的单身男性接受艳遇邀请,而接受艳遇的单身女性的数量同样为零。“你愿意与我共度良宵吗?”实验人员还对已有伴侣的人询问这个问题,结果表示同意的男女比率分别是18%和4%。

浪漫的法国人也在他们国家重做了“419(for one night)”实验。2011年,法国心理学家尼古拉·盖冈( Nicolas Guéguen)让不同颜值的实验者去与陌生人搭讪,看对方是否接受“419”邀请。结果发现83%的男性会答应同高颜值的异性发生性关系,不过面对同样高颜值绅士的诱惑,只有3%的法国女性放下矜持。那些相貌平平的参与者的成功率更低,接受邀约的男女比例分别降到了60%和0%。

根据“策略多元理论”(Strategic Pluralism Theory),英俊帅气的男性求约的成功率更高,外形上的加分项满足了女性对短期性伴侣的心理期待。对于相貌平庸的男性,靠脸播种显然行不通。

原因是什么?

有学者改变实验条件,试图弄清楚为何是男性而非女性更愿意与陌生人发生性关系。克拉克为代表的研究者首次提出这背后可能是两性对待人身安全不同的态度。克拉克让大学生给被试者打电话,代人求约:“我有位好友,我们是发小,他正要到我们这座城市来。乔安/约翰待人热情真诚,品行值得信赖长得也很好看。人人都喜欢她/他。大约在四个月前,她/他与高中恋人长达5年的恋爱关系宣布破裂,无果而终。她/他心灰意冷了几个月,前段时间才走出伤感,重拾生活乐趣。我对她/他打保票她/他会在这儿玩的很尽兴,我告诉她/他我这里有个朋友一直喜欢着她/他。你们俩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他是大家都羡慕的完美恋人。那么你愿意和她/他睡上一夜吗?”在有熟人担保的情况下,男性被试者(50%)同样比女性(5%)表现的更开放。问及原因,95%拒绝求约的女性表示人身安全是她们顾虑的因素之一。

Surbey和Conohan好奇是否对安全、怀孕、名声或疾病的顾虑导致女性对同陌生人的性关系持保守态度。于是他们架设了一个“安全性有保障”的理想情况,实验人员问被试者:“如果同陌生异性发生艳遇的机会送上门来,对方颜值和品味恰与你无二致(而且你曾无意中听朋友讲这个人很受欢迎,为人可靠,善良的连一只苍蝇都不舍得打),你觉得自己有没有可能同她/他发展一段更长久的关系?在不存在怀孕、丑闻和性病危险的情况下,你会如何选择呢?”被试者要求从1(坚决不从)到4(当然会)之间做选择,结果显示即便在身心安全都有保障的情况下,男女之间仍然存在明显的选择差异。女性多是半推半就(2.1),而大部分男性会选择与对方发生关系(2.9)。

由此可见,男女之间对待随意性行为态度的差异不仅仅是因为安全和名誉上的顾虑。在完全没有任何风险的情况下,男女选择仍然存在巨大差异。

汇集证据

除了以上这些有影响力的实验,另有数百项研究也认为,男性确实比女性更向往随意性关系,性伴侣多多益善,即便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也来者不拒。

在对“性态度”的研究中,几乎所有研究结论都一致认为,相比女性,男性对随意性行为有更积极开放的态度,拥有更不受约束的“性社交”,对艳遇对象的条件不像女性那般挑剔。女性常对约会对象百般挑剔,男性更多是来者不拒,聊胜于无。

说到更刺激的多人性交——比方说三P,大部分人的性兴致并不高。但是有实验显示男性并不介意同时与两位女士共赴云雨。

为什么男人更容易接受

Thompson和Byers实验对“三P”意愿的调查数据,其中FFM对应一龙二凤,MMF意为两王一后。以7分制衡量参与意愿,数字越大表示约乐意参与。其中男性对FFM的平均意愿达到5.11。图:Thompson & Byers

在认知和情感上来说,男人比女人更易产生有关艳遇和很多人一起的性幻想。男性比女性更易察觉异性投来的兴趣。在发生419(for one night)之后,相较于女性,男性更少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悔。

男性拥有比女性更肆意的性幻想。相比女性,有更多男性报告他们在其一生中性幻想的对象超过1000名异性。

为什么男人更容易接受

问:曾幻想与超过1000名异性发生性关系?有32%的男性表示肯定。女性作出肯定回答的比例仅为8%。图:Ellis & Symons

行为上来看,男性也更乐意花钱寻欢,更享受艳遇以及很多人一起进行性行为的主题的杂志和视频。此外,男性比女性更易有婚外性行为,对性伴侣缺乏性忠诚。男性比女性更易“推倒”,往往只需很少的语言铺垫就直奔床笫。

为什么男人更容易接受

“花心啊,你的名字叫男人。”众多研究一致证明,花心是男人本性。图:Buss and Schmitt

男人花心,都是父系社会的锅?

男女之间性观念的差异在全世界不同文化中都普遍存在。或许有人认为父系社会或“性别社会化”是造成这种差异普遍存在的原因。这当然不无道理,不过若以为这就是唯一的原因那就大错特错了。

例如,施密特(D. P. Schmitt)在2015年研究发现,男女性观念差异最大的地区同时也是两性最平等的地区(比如父权文化最淡的北欧)。这显然与前段中的假设有违背。

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何在以两性平等著称的斯堪的纳维亚,两性之间的性选择反而会更大?根据戴维·巴斯(Buss, D.M)和施密特的性策略理论,在艳遇寻欢这件事上,男性总比女性的胃口要大。对男性而言,性伴侣多多益善。而女性在选择上床对象时会更挑剔,性别越平等的地区,释放了自我的女性反而更能理直气壮地挑三拣四,倾向于宁缺毋滥。于是,问题得解:性解放和性平等的社会释放男女寻欢的本性,男性来者不拒追求数量,女性相对更挑剔。于是这个社会里两性间关于艳遇的态度差异反而比一般社会更大。

任何辩驳都是徒劳的

尽管有这么多实验证据,有学者仍然对为何男性比女性更渴望艳遇感到十分不解。正如总有少数人质疑气候变化一样,也有学者试图用片面的研究推翻早已堆积成山的证据。下文将选择其中的两例试做分析。这些研究本意想证明男女之间不存在艳遇态度差异,与其初衷相反,它们恰恰自证其错。

为什么男人更容易接受

有关男人比女人更花心的研究已经积累了如山的铁证。图:Mountain of evidence

2015年,心理学家A.M. Baranowski和H. Hecht通过两项实验评估男女两性对待艳遇的态度。实验一的第一部分在聚会的氛围中进行,实验人员接近聚会上的单身青年:“嗨,平时我不会这么主动的,但你的魅力让我不能自已。你愿意跟我滚床单吗?”

在聚会的氛围下,Baranowski和Hecht成功约到50%的陌生男性(19/38),其中16%还是已有伴侣的……相比之下,只有1名(占被试女性总数的4%)单身女性同意与献殷勤的陌生人上床。

实验一的第二部分在大学校园内进行,接受陌生人性爱邀请的男女比例分别降到了14%和0%。显而易见,聚会的玩乐氛围提升了两性的开放程度,但无论在哪个环境下,男性比女性更易接受艳遇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在实验二中,Baranowski和Hecht将被试者引入一个“约会教学课程”的场景中。其中有一个过程实验人员将被试者带到一个实验室,向后者展示10名曾在先前向他们示好的人的照片。被试者被告知,她/他可以从照片中选择一个人作为交往对象,然后就可以和选中的人到另一个安全私密的实验环境里去享受鱼水之欢。(实验在德国进行,即便实验中两人发生性关系也不违反当地法律)

本次试验的结论中写道“所有的男性被试100%无一例外地同意与至少一名女性约会或进行性行为。这一比例与女性97%的参与度并无太大不同。”请注意,措辞中用的是“约会或进行性行为”——这句话将两件事混为一谈,并非单纯比较“同意发生性行为”的男女人数之比。

一个严谨的研究者怎么会在如此重要的细节上马虎呢?只看这一笼统的数字,情况可能是1%的男性选择约会而100%的男性选择性交(不太可能,但也并非没有可能),而女性也有可能是97%选择约会而1%选择性交。单凭这种“合二为一”的描述,人们根本发现不了真正有用的东西。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报告就这么出版了。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许多学者以这项研究为根据,称男女艳遇态度存在差异是虚构的错误观念。为了达到目的,他们常常曲解Baranowski和Hecht的发现,比如Rudman曾引据实验报告称“100%的男性和97%的女性同意与陌生人发生性行为,这之间没有统计学差异”。请注意,Rudman称100%与97%都是对性行为的选择。他在这里犯了致命错误。这些数据明明是对与陌生人“约会或性交”的选择,报告中并未出示单独有关性行为的百分比数据。

为什么男人更容易接受

“pants on fire”为英文俚语,意为彻头彻尾的谎言。图:Politifact

Baranowski和Hecht其实在2015年报告了实验二中选择艳遇的男女被试者人数。相对于女性被试(M = 2.73; SD = 1.87),男性被试选择更多的性对象(M = 3.57; SD = 1.16),考虑到实验规模,这已算相当显著的差异。

所以男女两性对艳遇的态度差异并没有因为这个实验就不再存在。 Baranowski和Hecht的两次实验反而再次证实了这一差异。任何试图用Baranowski和Hecht实验结论来反驳上述问题的人,他们要么没读报告原文,要么不了解心理学的基本原则,或者就是盲目异想天开。也有可能三个全占了。

约明星比约普通人刺激多了?

2011年,心理学家康利(T.D. Conley)进行了美国版的“419(for one night)实验”,不同于前辈们的真人诱惑,康利使用假设的约会请求,其中还别出心裁增加了名人的名字。尽管康利提出的进化心理学角度的解释多有瑕疵,但她实验得出的结果却是非常有趣。

康利发现,面对“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的邀请,男女态度有非常大的差别。74%的男性会考虑接受艳遇,女性接受的比例只有18%。不过若求约者换成好莱坞明星,情况立马发生了有趣的变化。

康利发现,若将求约者从平凡的陌生人换成名人(比如布拉德·皮特、约翰尼·德普等等),女性被试接受艳遇的程度大幅增加。相比之下,男性显得看淡名利,安吉丽娜·朱莉和詹妮弗·洛佩兹并不比邻家女孩更能激起他们的欲望。综合之后,男女对名人邀约的反应差别缩小。不过,这种“名人效应”并不排斥男女在艳遇心理上存在差异,相反,它为从进化心理学角度解释这一差异提供了支持。

例如,“名人求约”证明,女性更倾向在短期交往中选择高颜值好身材的性伙伴,以期获得对方的优秀基因。作为明星代表,安吉丽娜·朱莉和布拉德·皮特同样性感,但根据进化心理学的观察,高颜值异性对女性的吸引力强于男性。

康利实验中还测试了22岁的年轻人是否愿意接受年长、已婚名人的性爱邀请。结果正如进化心理学家所预期的那样:20来岁的年轻女性普遍喜欢选择年长男性作为自己的短期(性)交往对象,已婚男士在年轻女孩眼中具有别样魅力。根据进化心理学的性策略理论,没有谁能比布拉德·皮特和约翰尼·德普这种(性感、年长10岁、已婚)更能满足女性对完美伴侣的期待。

康利的实验看似得出了男女平等的艳遇选择,其实是经过特殊设计的结果。实际上,综合其它女性心理学的研究,接近排卵期的女性或者夫妻关系不佳的女性会更容易选择与名人发生性行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女性和男性对待艳遇的态度差异有可能会进一步缩小。因此,康利的实验同样不能用来反驳男女艳遇心理学差异这一事实。

此外,进化心理学家还认为女性可能比男人更精于艳遇这类短期性行为,只不过与男性来者不拒的滥交相比,女性更看重性交质量。

(原载:网易科学人 译者|孙文文)

weinxin
致知微信公众号
扫描(或长按识别)左侧二维码,订阅致知公众号。点击下方多彩标签,继续浏览你感兴趣的专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