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木匠陈志远:做个有魔力的手艺人

  • A+
发布日期:2017年03月03日 所属分类:人物

陈志远,2008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总体艺术工作室,2009春节后来到北京,在画廊工作,很快厌倦了朝九晚五的生活,后辞职与朋友创办了一家展览展示公司,2011年下半年注销公司,进木工厂拜师学艺,2012年成立个人木工工作室——物游工坊。

新时代木匠陈志远:做个有魔力的手艺人

2011年,事业安稳的陈志远做了一件在一般人看来难以理解的事情:他把自己创办的艺术布展公司注销了,跑到木工厂拜了一位木匠师父做起了学徒。师傅给了他一块榆木,教了他一些基本动作以后自个干活去了,他一个人在那儿刨了一天的木头。

学徒干的活看起来琐碎无趣,他每天帮师傅从木块里面取钉子,打磨木板,或者上胶拼接。木匠师傅发现这个瘦弱的不爱说话的小伙子学起来比其他人都快。师傅不知道的是,陈志远每天晚上都会提前在电脑上用三维软件把榫卯结构做出来,当第二天师傅在画线凿眼的时候他就知道师傅在完成哪一个步骤。一个月以后,陈志远找了松料和废木料自己做了一个小炕桌。

半年以后陈志远出师,成立个人木工工作室——物游工坊。去木工厂做学徒绝非一时冲动,陈志远深思熟虑了很久,他问自己在中国美院的导师邱志杰:“明清家具算不算艺术?”邱志杰回:“当然算。”他说:“好,我去做木工,做家具。”

他故意把工作室搁在北京黑河边上的一个大农村里,便宜、空旷、安静。物游工坊吸引了几个和他一样喜爱木工技艺的年轻人,他们像陈志远拜木匠师傅一样拜他为师,按照入师门的先后顺序,从大师兄往下排,已经排到了六师兄。“我们都是厌倦了那种规整的生活,来到这儿心里特别安静。”其中一个人告诉我,前段时间他从央视辞职,自由职业,空闲的时候喜欢跑到陈志远的工作室跟他学,他不说话,捡起一块废弃的木头,来回打磨,做了一个书签,递给我,“你看,这就是魔力。”

图拉古日是最早入师门的,他和陈志远打了一个电话,第二天就从内蒙古的单位辞职前往北京,他的梦想是在大草原是建一个属于自己的木屋,然后每天悠闲地放羊、唱歌,偶尔接一些从遥远的城市传来的订单,做做木工,“我们那儿的人都比较低调,不会想着出名什么的。”

他的左手戴了一个黑色的保护手套,前几天他的手划伤了。这是木匠常会碰到的事,工伤可大可小,比较严重的情况会把手指锯掉,“那些机器的转速太快了。”陈志远说。

用身体去做装置艺术

陈志远话不多,似乎总是在思考,但也有几分固执。摄影师希望他摆几个夸张的姿势,他很反感,拒绝:“这不是真实的我。”

陈志远并不是一开始就想着要去做木匠的,在考入中国美院以后他跟着邱志杰学习现当代艺术。“一个先锋艺术家”,这是他给自己的未来定位。

2007年之前是中国艺术市场兴盛发展的一个阶段,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很容易能够找到愿意掏钱的买家入手,陈志远记得他同学的一套夜间摄影作品能卖到20万。

不久年金融危机爆发,经济环境急剧下滑,那一年陈志远刚从学校毕业,立马迎头撞上坚硬的现实。

最开始他做装置艺术。他计划了一次西藏之旅,他沿着长江一路走到新疆,把路线分成均匀的20个点。每到一个点,取一些长江水,喝,然后排尿,他把尿液收集起来,用酒精灯蒸发,结成晶体,把晶体装在试管里。这趟行程持续了一个多月,行程结束以后,他打印了一张长江地图,20个点前面用试管架夹住装载尿液晶体的试管,相当于陈志华用身体旅行了一次长江。

做到后来,陈志远遭遇了经济和智力的双重危机。以前不管画的好坏,只要能到画廊办展,很快画就卖光了,现在攒一张画一个月都卖不出去。此时,陈志远对艺术家自身与作品的关系也产生了怀疑。当艺术变成了一件智力游戏,陈志远觉得自己反而远离了艺术,而“真的好作品需要跟艺术家本身有切身相关的联系。”

陈志远随后从装置艺术转向行为艺术,他来到北京,投奔到邱志杰的工作室,那时候陈志远心心念念的依然是当代艺术,他和其他几个同学成立了一个名为“无关”的小组,和谈论政治无关,和隔靴搔痒有关,并很快形成了统一的艺术章程:不做表演和形式类的东西,要做事件性的社会介入的东西。第一次行动,他们在798艺术区做了一次栏杆行动,十几米长一米高的栏杆,把自己围在里面,然后大伙把栏杆围成一个框拎着走在马路上;还有一次,他们每个人嘴里含一个乒乓球,排成一列去美术馆看展览。

做一个安分的手艺人

陈志远说,那时候他认为好的艺术就像是朝平静的湖面扔一块石头泛起涟漪,从而引发人们思考,“艺术的目的就在于此。”

他一直处于对艺术作品和艺术家自身关系的不停探索的过程,同时也不断地反思自己的创作。他喜欢读儒学,读老子、庄子,收益最深的则是王阳明的心学。“艺术家做的作品应该跟艺术家的关系更加密切,艺术家像一个方案,自己亲自做出来,这个过程中会产生很多修改、琢磨、变化和错误,最后它都可能呈现在最终的作品当中。”

陈志远开始更偏向于需要手感、技艺和时间打磨的东西,而做一个家具,从选购木材、开料、榫卯制作、组装、打磨、雕刻、上蜡等等需要长达数月的劳作,从这个观念出发,陈志远从来不认为做木匠是一个很低级的事情,“手艺人是一个很崇高的职业。一是手艺人靠劳动吃饭,二是手艺人比较安分,没有那么多乱七八槽的欲望。我说的是真正的手艺人,真正的匠人。手艺人会很讲究细节,怎么样做会更好更耐用更结实。当手艺人以自己的人格来做东西的话,这件东西就会不一样了。”

来源:南都周刊
记者:李 纯
摄影:刘 浚

weinxin
致知微信公众号
扫描(或长按识别)左侧二维码,订阅致知公众号。点击下方多彩标签,继续浏览你感兴趣的专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