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摄影师:把3毫米小虫子拍到3米长

  • A+
发布日期:2017年04月13日 所属分类:温度

一只3毫米长的昆虫放大到3米长,是不是很奇幻,或者还有那么点害怕?别担心,这只是照片。

进入http://microsculpture.net的网站,你会看到这些让人惊奇的图片,黑色的屏幕背景下,排列着一只只昆虫,鼠标靠近哪一只,哪一只就变得透亮起来,整体散发出耀眼的金属般的质感。

英国摄影师:把3毫米小虫子拍到3米长

彩虹树皮蟑螂

它让人迫不及待地想看清楚更多细节,鼠标点击“zoom”(放大)——通常一幅图片放大之后,细节会开始丢失,像素越来越低,失真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此刻我们看到越来越清晰的细节展现在面前,像是进入了一个实时街景地图,或者打开了google earth。

不停地放大,放大。最后连昆虫身上细小的绒毛、腿部的锯齿、翅膀上的花纹和斑点,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渐渐的,虫子的一个部位占满了整个屏幕。

这种令人惊讶的呈现方式来自于一种叫做微观摄影的拍摄手法。每个昆虫标本被安装在一个合适的显微镜台上,可以在镜头前试样,密切控制位置。大多数昆虫被分为大约30个部分来拍摄,每个特定部位都被不同频闪的灯光照亮,来强调相应的特征。

这些作品的创作者是一位叫Levon Biss的英国摄影师。不久前,他刚结束了一场热带雨林的拍摄之旅。

Levon Biss出生在伦敦,第一次喜欢上摄影,是在他15岁时,他摆弄了父亲的一台Golden OM10的相机,父亲喜欢用这台相机来给家人拍照。

在过去的20年,Levon对摄影的好奇促使他参与过很多方面的工作——包括新闻报道、运动和肖像类摄影,作品被刊登在《时代杂志》《地理杂志》《纽约时报》《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体育画报》等媒体上。

英国摄影师:把3毫米小虫子拍到3米长

英国摄影师Levon Biss

今年二月,Levon在玻利维亚丛林旅行了近一个月,为一个纪录片拍摄昆虫。那儿的湿度在85%,非常潮湿。尽管时逢雨季,天气还是异常炎热。三周半的时间里,他每天拍摄18个小时,总共拍摄了30万张照片。而当这些照片最后出现在影片中时,提供的是一个60秒的脚本。

Levon 曾经研究过一段时间的微距摄影,但是直到他的儿子从花园里带来一只地面甲虫的时候,他才真正决定纯粹专注于昆虫。

“我和儿子从他的显微镜下观察那只地面甲虫。天哪!高倍率显微镜下,它的纹理和色彩太令我吃惊了,是如此的炫目美丽。我萌生出一种想法,我应该扩大这种美,让它成为能够打印的巨幅照片,这可能比从显微镜下看更加有趣,令人愉悦。”Levon说道。

英国摄影师:把3毫米小虫子拍到3米长

锦绣颈金龟

英国摄影师:把3毫米小虫子拍到3米长

锦绣颈金龟局部放大图

扩大这种美,是一个不断尝试的过程。

Levon尝试了一种新的技术。他试图独立观察昆虫的每一个部分。例如,只选择昆虫的眼睛,观察它们的形状和纹理,然后决定从最好的光照角度来拍摄。接着,再观察昆虫的翅膀、腹部等部位,同样选择最好的光照效果来拍摄它们。因为昆虫身体的每个部分都有独特的颜色、纹理和形状,所以每个小部分都有权利被单独拍摄成小静物照片。一旦把这些照片合在一起,最终就会形成昆虫的全身肖像。

这个巨大的工程会有让人失去耐心的时候。“有时候我会问自己,”Levon说,“我干嘛要做这些?”

但是每一只昆虫都是独一无二的,Levon希望自己能够积累足够多、哪怕是海量的素材,去呈现它们独特的美。

后期处理的时候,Levon Biss经常会用一款叫Zerene Stacker的景深叠加软件。同时他自己也开发出一个软件,让处理过程更加自动化。

“当你面对一万张图片的时候,就需要自动化软件来帮助,同时工作流程需要严谨安排。更多时候我让电脑整夜工作。当我拍摄的同时,3个工作也在进展。我用一台电脑和相机拍摄新的昆虫,另一台电脑处理上周拍摄的昆虫图片,第三台电脑修饰合成两周之前拍摄的昆虫照片。”

每只镜头下的昆虫都有一个让人难忘的名字。比如Amazonian Purple Warrior Scarab,翻译过来是“亚马逊紫战士甲虫”。在镜头一览无余的捕捉下,每只昆虫不再像我们平时看到的那样,它们有了更加震慑人心的存在。而联想到昆虫的名字后,你会忍不住会心地笑出声来。

英国摄影师:把3毫米小虫子拍到3米长

亚马逊紫战士甲虫

Paris Peacock(巴黎孔雀)是一位优雅的女士,两翼上有孔雀蓝。Dead Leaf Grasshopper(枯叶草蜢)是一个年迈的斗士,它的身形宛如秋天的落叶,干枯而倔强。Orange Net-Winged Beetle(橘网翼虫)的翅膀好像橘子皮上的纤维组织。

英国摄影师:把3毫米小虫子拍到3米长

巴黎孔雀

这些名称并不是来自Levon个人创造,而是它们在科学界的真实学名。你不得不佩服生物学家们的想象力。

James Hogan博士为Levon提供了这些昆虫的名字。他和Levon合作,昆虫则来自于英国牛津大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Hogan会提供这些昆虫背后的故事,比如有些昆虫是怎样在进化的过程中,为了适应特定的方式生存,改变了它们的身体部分。

通常Levon会告诉Hogan他想拍摄的昆虫的形状、颜色等,Hogan会为他提供20到25种昆虫的选择,接着Levon就会和Hogan会面,并从中挑出大约10种昆虫来。

“我们俩一个出自科学家的视角,另一个出自艺术家的视角,然后进行折衷。”Levon说道。

看这些图片和我们在显微镜下观察昆虫有着不同的体验。

“在显微镜下,每一次你只能关注到昆虫的一小部分。只有转动镜头齿轮,才能看到不同的区域,进而逐渐认识它的全部。而微观摄影下呈现的图片,则可以让你在同一时间看到昆虫的整体,这是一种更加美妙的视觉体验。”Levon毫不掩饰他对这项技术的喜爱。

英国摄影师:把3毫米小虫子拍到3米长

三色宝石甲虫

技术的挑战也是他拍摄的动力之一。在Levon看来,如果只是拍好看的照片,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但如果作品本身有难度,那就更有机会使它变得出挑。耐心、时间、精力,让很多人都不敢轻易地承诺开始这项工程。

“这可能也是微距摄影成功的原因之一。人们了解它的难度,对这些作品充满了敬意。”Levon说道。

Levon Biss生活在乡村,习惯于被自然所包围。在热带雨林工作期间,他无法上网,不能回复邮件。这不是他的工作常态,但对他来讲并没什么不适应。

“你可以尝试一下,它会帮助你注意力更集中。有时候我们手机刷上一天,也未必做了什么事情。”Levon觉得离开科技一会儿,会让人获得更大的释放。在那期间你也许会错过一些重要的世界大事,但是回来之后,一切依然如常。

Levon还擅长拍一些体育类的图片。在他的镜头下,运动员运动的瞬间充满了力量。“关键在于了解你的拍摄对象。”Levon认为,在拍摄体育类图片时,比如拍帆船运动员,读者能通过单张的照片,感受到运动员在运动过程中的速度、爆发和力量。拍足球运动员时,你要捕捉他身体流动的瞬间。

2006年,Levon Biss访问了28个国家,在6大洲纪录所有级别的足球比赛,包括秘鲁山区的小孩子和专业的国家队。最后制作成一本书《爱》(One Love),意为足球是被这些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人们共同深爱着。

2016年5月27日到2017年1月29日期间,Levon的昆虫微摄影作品在牛津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向公众开放。他最初担心孩子们的反应,因为当这些昆虫图打印出来后,都成了巨幅照。如果孩子们因此被吓跑了,可就太讽刺了。让他欣慰的是,当孩子们看到这些“3米长的昆虫”时,并没有被吓到。他们流露出来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像他们身旁的大人们一样欣赏这些照片。

英国摄影师:把3毫米小虫子拍到3米长

兰花杜鹃蜂

英国摄影师:把3毫米小虫子拍到3米长

宝石天牛

接下来,Levon将要转攻的拍摄对象是海洋生物,用到与拍摄昆虫类似的技术。但这一次会比之前难得多。水下拍摄增加了拍摄难度,而且他所要拍摄的浮游生物是透明的,这意味着打光会更难。不过这样一来,大家也将从他的图片中更清晰地看到,浮游生物的内部是怎样的。

工作的难度让Levon感到兴奋,“如果太容易,我可能就不去尝试了。”

自然并不是Levon拍摄的主要关注点,但他承认自己喜欢自然。“我认为现在这一代的孩子比老一辈的人更了解自然的重要性。 他们从小受到教育,知道各个层次的生态系统是共生的。同时我们应该了解到人类在生态环境中所扮演的角色。保护环境始终是一个重要的课题,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够持续受到这方面的教育。孩子们将接过我们产生的问题,因此让他们明白自己在这个星球上的作用非常重要。”(澎湃新闻:沈丹丽 史晨瑾/图片由Levon Biss提供)

weinxin
致知微信公众号
扫描(或长按识别)左侧二维码,订阅致知公众号。点击下方多彩标签,继续浏览你感兴趣的专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