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归来:为自己所信仰的事业而战

  • A+
发布日期:2017年04月06日 所属分类:人物

你以为竞选失败的希拉里该好好养老去了,如果真如此,她就不是希拉里了。

“我很高兴能够走出困境,现在我不想去其他任何地方,当然白宫除外。”

美国前国务卿、2016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近日出席加州职业女性大会时这样说,演讲中,70岁的希拉里在26分钟演讲里回忆了自己的政治生涯和个人生活,谈及妇女的社会地位和工作状况,她还批评了特朗普的医改法案,呼吁大家继续为自己所信仰的事业而战。

这也不是竞选失利的希拉里第一次公开演讲,3月初,她就一身红衣精神饱满地宣告归来,呼吁女性有梦就去追。

希拉里归来:为自己所信仰的事业而战

希拉里·克林顿

大家好!非常感谢你们!很高兴能够回到旧金山和大家讲讲话,这个城市在我心中永远占据着重要的一席之地。

我很高兴能够走出困境,看到在座如此多位鼓舞人心的女性,现在我不想去其他任何地方,当然白宫除外。(欢呼)

让我们回想,是什么让大家能够聚集在这里,参加这次集会。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我的朋友,联邦女议员杰基·斯佩尔为了促进社交和职业发展,为了妇女的相互支持而开始组建女性团体。现在看来,这样的举动可能失去了激进的意味,但在当时可谓是革命之举,杰基·斯佩尔本人也将一生的心血倾注其中。她现在必须在国会参与投票,但让我们对她颇具远见的行动致以掌声,相信她在华盛顿一定能够听到。(掌声)

看看你们代表着什么,加州职业女性团体已经成为加州最大的女性组织,这意味着你们可能也在国内首屈一指。我不能确定,但你们已经是加州第一了,这样的推测自然合乎情理。

你们的成员正在改变人们的行事方式,甚至是在医保方面,你们运营着城市、经营着五百强企业,你们制作的电影获得了奥斯卡提名,你们领导着从金融到健身的各行各业,为下一代的女性和女孩们创造了无数机会,也解决了一些最为棘手的困难。今年会议的主题是“即刻参与”,如此精准的主题让我激动万分。

希拉里归来:为自己所信仰的事业而战

学生时代的希拉里。

女性必须勇敢地发出自己的声音,不仅为自己,也为了其他所有人,“我们想在大大小小每个方面都能看到多样和包容”。

实际上,这不仅仅是正义之事,更是明智之举,大家都明白。我们说这些话不是为了时髦,更不是为了完成什么义务,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正是集思广益。之后会怎样?在专业的职场中集聚不同人的观点和经验,在思维的碰撞中不仅会产生奇思妙想,更会带来更高的收益。我一直在强调的一点,也正如你们许多人所推崇那样,提高妇女和儿童的权利、为女性创造机会,是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未竟事业。(欢呼)

我承认,有些时候这一目标看上去是那么遥不可及。当女性在教育和职场中披荆斩棘时,处于科学界、技术界、商界和学术界上游的女性仍然严重不足,更不要说政界和政府。比如目前在华盛顿政府,女性人数创近三十年新低。即使在加州这样一个处处敢为人先的地方,州议会的女性比例也处于二十年来的最低谷。在私营企业,女性(特别是有色人种女性)仍在为最高管理层和董事会职位而斗争。

希拉里归来:为自己所信仰的事业而战

学生时代的希拉里和克林顿在大学校园玩球。

今天我站在这里是想告诉大家,不要因为事业不可一蹴而就便心生厌倦、灰心丧气,甚至觉得自己已尽分内之责,企图绕道而行。我们需要更多女性出现在会议桌前、出现在视频会议和电子邮件链中,参与重要决策。此中关键是鼓励更多的女性竞选公职,并推动私营企业的发展。

但这仍然不够。我们不能就此止步。我们需要改变游戏规则,让女性不再被迫忍受职场中的差别对待和性别歧视。我们需要跳出原有的思维框架,跳出企业和民选机构的限制,跳出我们自己人生经历的限制,为身处国家每一个角落的所有不同收入、不同经历、不同背景的女性创造机会。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在于意识到,企业女权主义虽然很重要,但决不能代替包容性的具体解决方案。只有落到实处,才能真正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改善现状。攀登职业阶梯的确颇具挑战,但那些处在边缘的女性面临着更为不堪的现状,她们甚至未曾踏上梯子最底层的一级。对于很多女性,特别是低薪劳动者,一份可以养家糊口的工资、一张稳定的工作时间表以及一个负担得起的托儿服务已经足够,可这些最基本的事情对她们来说依然遥不可及。

从几十年的数据中我们了解到,鼓励女性充分参与是正确而明智的。这些数据不仅来源于我国,也包括海外数据。在我任国务卿的时候,我的使命之一便是试图向政府说明,保证女性对经济事务的参与度不仅使其自身和家庭受益,更会使贫困率下降,提高国家GDP。高层管理人员女性比例较高的公司的确能够实现更高的利润。

然而看向生活的每个角落,女性仍面临着重重障碍。我遇到过很多才华横溢的女性,她们恨不得将24小时掰成一分一秒来过。她们热爱自己的工作,却无法摆脱一种不安感,似乎前进的每一步都要比应有的更为困难。我想在座的每位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我们在会议上发言,不被理睬;十几分钟后另一位男性提出了一模一样的观点,却赢得满场喝彩。我们应该汇集各自的做法,以备你们将来能够言之有物。这是个好点子。我的反应有点迟钝,但这的确是个好点子。(笑)

希拉里归来:为自己所信仰的事业而战

学生时期的希拉里·克林顿在美国韦尔斯利大学瓦本湖畔。

过去,日常生活中的性别歧视和为女性设下的障碍曾一度不加掩饰、明目张胆;现在它们似乎更难被发现,但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因为它们依然如影随形。请看看最近几日所发生的事吧,那些女性不过是在恪守分内之责。埃普丽尔·瑞安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记者,为人正直,她只是在白宫新闻发布会室完成自己的工作,却在提问时被白宫新闻秘书以一种盛气凌人的态度粗暴打断。加州的一名女议员,马克辛恩·华特斯的发型受到种族主义者的无情嘲笑。有太多的女性,特别是有色人种女性,一辈子都在练习如何不将这些侮辱放在心上。但为什么我们也要这样做?任何认为这样的攻击不会降临在自己身上的女性,都活在自己的梦中。(掌声)

别人对我的那些恶语中伤,我并非毫不知情。有些人的确还蛮有创造力,骂出了新花样。但你必须继续前进。即使性别歧视和排斥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人们有时也很难相信它们是有心之举。近日,社交网络上正在疯传一组照片,上面华盛顿的一群男子正在为女性健康问题做决定,而这些决定将剥夺女性的怀孕和生育保险,或在全球范围内限制其生育保健的机会。我们不禁摇头,他们怎么能够不邀请任何一位女性参与讨论,就做出如此决定?《纽约时报》的一篇充满煽动性的文章表示,这可能不是一次疏忽,而是有意向外界传达一个信号:别担心,男人掌管着一切。

我最喜欢的一个反击,可能你们也看到了,是一张图片中,几条狗围在桌前,图上写着“讨论猫的医疗”,真是太贴切了。但这也是一个残酷的讽刺,即使在那些标榜其前瞻性思维的公司中,刻板印象和偏见依然猖獗。越来越多的女性和大家分享她们在硅谷的经历,她们被要求在会议上做笔记、递咖啡,被侮辱、被打断、被批评,可这些事情似乎从未发生在男同事身上。可能这些事情看上去微不足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造成的负面影响仍是不可忽视的。

对于其他一些女性,敌意来得更为直接。比如那位将自己被性骚扰的经历勇敢讲出来的Uber工程师,这一举动成功促使该公司公开承认错误。与初入职场的女性比起来,那些攀上职业生涯顶峰的女性所处的环境好不了多少,这样的故事实在让人沮丧。在美国,从事计算机相关工作的女性只占总人数的四分之一,而且这个数字呈下降趋势。在科技行业中,女性的雇佣率越来越小,离职率却是男性的两倍还多。对于有色人种来说,境况甚至更糟。

除了偏见和歧视,职场游戏依然在几个主要途径为女性设下陷阱。如果美国只拥有发达的经济,却不提供带薪家庭假,世界将怎么看?可是目前只有不到15%的工人享受带薪家庭假,而且只集中在高薪工人中。你们知道,可能在大众了解真相之前,情况更为好过。我记得当我还是一名年轻的律师合伙人时,我怀孕了,但我的合作伙伴拒绝谈及此事。我只能变得越来越臃肿,而他们只会扭过头去,视而不见(笑)。最后切尔西来到了世界上。

希拉里归来:为自己所信仰的事业而战

2008年3月,美国华盛顿,切尔西在一场竞选活动中为母亲希拉里进行竞选介绍。

我一直在想,我会得到怎样的休假呢?可能以前从未有人生过孩子吧,所以无人谈起此事(笑)。切尔西出生后,我陪她到很晚。第二天早上,大清早,执行合伙人一个电话打过来,却没有一句祝贺的话。他没有说希望你们母女平安,而是问我什么时候能回去上班。我随口说,我不知道,可能要四个月吧。他完全不懂,因为他从没和任何人讨论过这方面的事情。我说,我可能几个月后可以逐渐开始工作,但就决定是四个月吧。那是我们带薪家庭假制度的开端。(欢呼)

但当我读到最近的一项调查时无比沮丧,虽然在一些行业有所进步,但总体上来讲,公司所提供的带薪家庭假甚至比十年前更少。即使在那些提供休假的公司, LGBT家庭(编者注:LGBT是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英文首字母缩略字)或养父母也无法享受这一权利。这在加州显得尤为奇怪,因为十年来你们早已得到证明,提供带薪家庭假并不会影响企业业绩。事实上,这会帮助公司争夺优秀人才,留住员工。这是笔不亏本的买卖。那么,为什么企业仍不能全力支持在职父母?作为总统候选人,我曾提出一项全面的计划,你们可能不会记得。实际上最近有研究显示根本没有人在意我的计划,所以可能接下来十年里,我都不怕在演讲时没话可讲了。(笑)

希拉里归来:为自己所信仰的事业而战

2009年2月,美国国务院,希拉里宣誓就任美国国务卿,切尔西与父亲克林顿在场陪同。

很明显选举结果与我的初衷、我的努力背道而驰,但只要能让那些爸爸妈妈们继续留在岗位上,我永远不会停止为人民发声。公平地说,没有好主意能在一夜之间成为现实。正如那些创业的伙伴,成功需要时间与努力。最让我欣慰的是,当我们在联邦层面奋斗时,全国各城市、各州都在向加州看齐,已经有一些其他地区率先通过了带薪家庭假制度。

私营企业能够且应该引领改革的风潮,特别是在硅谷这样的地方。因为当你处在工作和研究的最前沿时,就有机会、也有责任去制定工作政策,帮助员工在工作中尽职,在家庭中尽责,这样,其他行业的领导人也会渐渐有所耳闻,并试图效仿。毕竟你们解决了如何把电脑拿在手上的问题,你们肯定有工具、也有能力去解决性别歧视这样更为严峻的问题,为其他行业树立榜样。

所以,尽管前路多有回环曲折,我们从未有如此良机来开启这项事业。实际上,我认为我们的国家从未有过这样的机会来迎接未来的挑战。在有些人眼中,这可能是相互残杀的灰暗前景,我看到的却是创新和机遇的一丝曙光。(欢呼)

就在就职典礼的第二天,数以百万计的男女、各行各业的人民涌上街头,为女性的平等权、关注度和参与度举行游行。这是我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游行。我在1995年的一次演讲中曾说过,人权即女权,女权即人权,很高兴看到一些标语能够引用这句话。

让我向你们透露一个小秘密,我们的对手不可能会放弃,迟早他们会再做尝试,我们也要加倍还击。这不是为了政治上的分歧,而是因为他们的政策会置人民于水深火热当中,甚至将国家引上歧路。我最近经常重复一句箴言,这听上去有点傻,可能是我在树林中漫步了太久的结果。当我想到当前充斥社会的激进主义时,在所有噪音和胡话中总有四个词萦绕耳畔:抵制、坚决、坚持、参与。

我们要抵制那些与美国价值观背道而驰的行为,无论是攻击移民和难民、否认气候变化还是通过伪造的法律企图剥夺人民的选举权。我们要抵制偏见和欺凌,消灭仇恨与恐惧。

我们也要坚决以人为本,为可以负担得起的医疗保险共同努力,实事求是,创造更好的教育机会和就业渠道,方便人们向上游发展。我们要坚决认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这才是我们,永远向着更完美的联邦前进。

我们需要坚持,近日参议院上演了戏剧性的一幕,米奇·麦康奈尔打断伊丽莎白·沃伦的发言,声称沃伦不可在发言中宣读科丽塔·斯科特·金(马丁·路德·金妻子)的信件,因为此举是对塞申斯的“攻击”。但她仍然坚持过,努力过。我们也应坚持以过去数月那目之所及的热情去面对未来的挑战,并将其带至2018年的投票站。请告诉自己,告诉你的朋友和同事,无论你如何投票,请心怀上帝。希望大家能够现身投票站,确保你们的声音和选票能够实现其应有的价值。

最后,我们需要参与其中,站上舞台。这意味着很多,我希望你们中的一些人能够考虑参与竞选。可能很多人都在创业或经营企业,但企业更远大的目标是做到给员工以关怀、给其他女性和女孩以支持,并提供工作之外的志愿者时间。要鼓励人们勇敢站起来、说出口。条条大路通罗马,成功之路也不止一条,每个人都应该参与其中。过去几个月的确和我的想象有所偏差,但我知道自己在为何而战。

我在为一个更加公平、博爱、包容的美国而战,成就二十一世纪的未竟事业已刻不容缓,现在正是时候提出进步的需要,同心协力,携手将其在生活中、企业中、政府中,在家庭、国家、世界中变为现实。

这条路上的每一步,我都会和大家一起走过。

非常感谢大家。

(编译/宋月丰)

weinxin
致知微信公众号
扫描(或长按识别)左侧二维码,订阅致知公众号。点击下方多彩标签,继续浏览你感兴趣的专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