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初审:为何中日媒体温差如此大?

  • A+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16日 所属分类:锐思

作者:张石(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备受瞩目的中国女留学生江歌被害案,12月11在东京地方法庭开庭审理,引起了中国大陆媒体、香港媒体及中国网民等的极大关注,在12月12日这一时点,在中国最大的检索引擎“百度”的“新闻”这一栏目中用“江歌、开庭”这两个关键词进行检索,有87,800相关条项,重要的门户网站及媒体,几乎都在重要的位置,非常及时地报道了这条消息。

江歌案初审:为何中日媒体温差如此大?

东京地方裁判所。| 日经中文网

最少有数十个中国媒体,派人来日本专程采访。11日在开庭前,由于希望法庭旁听的人过多,进行了抽选。最后,在300多名希望进入法庭旁听的人中,抽选了31个旁听席位。仅从笔者在现场所看到的情况看,大多数是中国媒体或为中国媒体服务的人在排队抽签。

从报道的内容看,也非常详细到位,从检察院对被告陈世峰的起诉内容,陈世峰的自我辩解,到律师为陈世峰的辩解,法医当堂的对证等等,都条分缕析,事无巨细。

而从当地的日本媒体来看,报道这次开庭的媒体非常少。在日本最大的搜索引擎“雅虎日本”的“新闻”这一栏目中,用与“江歌、开庭”这两个关键词意思相同的日文关键词进行检索,在12月12日这一时点,仅有两条相关消息,绝大多数的日本媒体没有报道这一消息。笔者曾问过一家日本大电视台的朋友,会不会报道这次开庭,她通过询问回答笔者说:她们电视台已经不再报道这一消息了。

而从报道的内容看,中国媒体的报道多是几千字甚至上万,而从日本在“雅虎日本”的“新闻”这一栏目中查到的两条新闻来看,两条都约400多字。

此事件是发生在日本的事件,为什么中日对此的报道有如此巨大的温度差呢?探究其原因,大约有如下的理由。

从这个事件本身来看,是一场被害者江歌卷入刘鑫与陈世峰感情纠纷的事件,这是一件在各个国家都可以看到的普通的杀人事件,对整个日本社会冲击不大,但是在中国为什么掀起如此的舆论狂澜呢?

首先是因为,江歌的母亲江秋莲女士锲而不舍为女儿讨公道。江秋莲于2017年8月14日在国内发起签名活动,请求日本法院判处陈世峰死刑。11月4日,江歌遇害一周年后,江秋莲赴日开展签名活动。12月1日,她向东京地方法院提交450多万份签名,引起了国内民众极大的同情。

而更重要的是在中国掀起了对刘鑫的“道德审判”热潮。

由于案发后刘鑫躲避与江母见面,江母还指其家人对她冷言冷语,一些媒体与网络认为,刘鑫一家漠视受害者并推卸责任,对他们猛烈批评。一些很有影响力的微信公众号带头对刘鑫进行“道德审判”,这场审判随着对陈世峰审判的深入,有愈来愈猛烈的趋势。在初审之前,人们指责说:江歌在门外被陈杀死,其时刘鑫就在房间里,房间的门则一直没有打开(江歌母亲质疑刘鑫反锁房门,但刘鑫坚决否认)。互联网民质问刘鑫当时为何不开门对江歌施救,更愤怒于她之后拒见江歌母亲。

而在12月11日的初审中,又爆出新料,一个是陈世峰在法庭上称:那把杀害江歌的凶器水果刀,是刘鑫从房间里拿出来递给江歌的,刺在江歌身上的第一刀是因为他和江歌纠缠在一起,误伤了江歌,后面又刺了几刀,是有杀意的,但是没有刺出致命伤,和江歌的死亡没有因果关系。另外一个是法庭上公开了刘鑫在案发报警时的电话录音,在接线警察还未开口说话前,就听到刘鑫用中文喊了一句:“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但此前她多次声称自己没有锁门。由此互联网再次掀起了对刘鑫进行“道德审判”的热潮,网上纷纷指责:“刘鑫,你究竟撒了多少谎?”

信息的消费过程是一个接受、选择、解码过程,这一过程并非被动的过程,一个信息在被接受和阅读之前,它的消费价值只完成了一半,而受众在自己知识结构、潜在欲望、道德标准、认知能力、社会背景中接受、消化这一信息,并作出相应的反应之后,一个信息的消费过程才得以完成。

而中国媒体和网民对刘鑫所进行的“道德审判”,激发了网民参加一场与中国传统的“惩恶扬善”观念紧紧联系在一起的舆论战的极大热情,并得到一种“替天行道”般的快感。网民对于刘鑫的谴责,甚至远远超过了对陈世峰残虐行为的谴责,因为无论怎样批判陈世峰,他身在大牢无法回应,而刘鑫还自由地存在于世间,猛烈的批判逼她必须回应,反驳她的说辞会激励这场舆论战更加精彩、热烈,不断爆料的新话题会引起全新的刺激……

在12月12日这一时点,在中国“百度”“新闻”这一栏目中用“江歌 陈世峰 ”这两个关键词进行检索,有2,040,000个相关条项,而用“江歌 刘鑫”这两个关键词进行检索,则有4,720,000个相关条项,是用“江歌 陈世峰 ”这两个关键词进行检索的2.3倍。这种弥深弥广的“道德审判”和网民对这种“道德审判”极大的参与热情,也使江歌案这条新闻具有了极大的信息消费价值,这也是中国各媒体热烈追踪这一新闻的原因之一。

然而日本人则首先认为刘鑫也是被害者,她应该是一个受到保护的对象,把她的影像和隐私在网上广泛公布非常不可思议。笔者曾经采访过几位日本律师,他们认为刘鑫是没有法律责任的。一名律师对笔者说:现在真假不明,即使说刘鑫真的把门反锁,也是没有法律责任的。如果刘鑫为了自己的安全锁上门,那是在极特殊情形下的一种保护自己的行为,而且她知道陈世峰不是冲江歌来的,而是冲她去的,因此她反锁上门从逻辑上来说是比较正常的。另一位律师则说:如果她真的反锁了门,在人情上另当别论,在法律上是没有问题的。

在这次江歌案开庭以后,一些新的事实公布,更让我们对江歌被残忍的陈世峰杀害感到无比悲痛。她以她的勇敢和无私保护了刘鑫,是因为不希望刘鑫受到伤害,希望她安全幸福,如果她在天有灵,知道刘鑫在猛烈的,无处不在的“道德审判”中痛不欲生,一定会潸然泪下,这绝不是她牺牲了生命而希望看到结果,而且她一定会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感到无奈,因为她已经不可能再回到这个世界上,救刘鑫第二次了。

作者简介:

张石,1985年,中国东北师范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研究生院毕业,获硕士学位。1988年到199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1994年到1996年,东京大学教养系客座研究员,现任日本《中文导报》副主编。著有《庄子和现代主义》、《川端康成与东方古典》、《樱雪鸿泥》、《寒山与日本文化》、《东京伤逝》、《孙中山与大月薰—一段不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weinxin
致知微信公众号
扫描或长按识别二维码,订阅致知公众号。点击下方多彩标签,继续浏览你感兴趣的专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