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与美国白人福音派的盛衰

  • A+
发布日期:2017年10月28日 所属分类:锐思

作者:于时语(作者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联合早报

美国两位前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近日几乎同时不指名地公开批评现任总统特朗普,特别是后者加深美国社会分裂的做法和言论。奥巴马是民主党人,其政策处处遭到特朗普政府逆转,出来并不意外。但是小布什是共和党人,近年来保持低调,他对特朗普的批评反映了共和党建制派的意见,引起传媒的注意。尤其是小布什高调引用了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语录,显然是影射谴责特朗普对白人种族主义的鼓励。

在我看来,这里还有另一个意外:小布什公认是近代宗教信仰最强烈的美国总统。根据《纽约时报》,一般公认他是有“重生”经历的福音派信徒。而特朗普从政以来,美国内政的一项重要发展,用美国政治传媒新秀Politico网站的评论,便是出现了白人福音派教徒与民粹主义力量主导的“另类右翼”的联盟。这一联盟对特朗普上台和维持在其政治草根中的支持度,起了至关紧要的作用。

特朗普与美国白人福音派的盛衰

81%的白人福音派教徒在去年总统选举时投了特朗普的票,民调显示他们至今仍然是特朗普最坚定的支持者。白人福音派教徒与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第一”民粹主义分子有一定的交集,但并不完全重叠。前者代表了社会价值上的保守派,后者主要在经济上坚持本土主义。例如前白宫策略顾问班农是民粹主义的典型代表,但却是爱尔兰天主教家庭出身,与信奉新教的福音派在宗教上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这两种社会力量在人口组成上还是有不小的重合——低教育白人。这一群体的社会经济地位下滑,使得白人福音派和民粹派都有强烈的“今不如昔”危机感和怀旧感。用《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说法,便是“白人衰落恐惧症”。特朗普“复兴美国(直译是让美国再次伟大)”口号,成为融合这两种社会势力的号召。

说到具体区别,民粹派认为美国衰落是“全球主义者”阴谋的结果;福音派则认为是堕胎、同性恋结婚等社会道德衰落造成。但是《经济学人》的分析指出:福音派历史包括了反精英主义和反科学主义。这正是特朗普白人蓝领草根阶层的一个共同特征。

白人福音派的大本营在美国南方,这也是反科学主义的主要地盘,除了闻名的“猴子变人”官司,福音派五旬节“玩蛇派”主体,以及坚持《圣经·创世纪》正确性的神创论博物馆,也都是在美国南方。这披露了其中的种族主义背景。白人福音派不仅曾经为奴隶制辩护,如达特茅斯大学的一位福音派专家指出:近代美国基督教右翼的成长,是对民权运动和黑人解放的一种反动。白人福音派的“非我族类”恐惧对象,现在延展到“非法移民”和穆斯林身上。这是他们转向特朗普的重要动机。

特朗普与美国白人福音派的盛衰

这一转向带来道德价值的突然变调。福音派原来是道德价值唱得最高的群体。但是特朗普的个人道德操守低劣,众所周知。《经济学人》新近把他称为“淫乱的电视真人秀明星”,恰如其份。于是去年大选中,按照选民群体对候选人个人道德的重视程度排序,福音派从原来的榜首突然跌落到榜尾。在道德品质标准上如此急转弯,连中国文革时代“副统帅”林彪宣扬的“小节无害论”都瞠乎其后。

为了短期政治利益而放弃道德价值原则,在基督教最基本的道德说教上无法自圆其说,自然有其严重代价。《经济学人》和其他传媒新近都指出:美国白人福音派因此面临年轻一代与老辈分道扬镳的趋势,支持特朗普的福音派选民即便不全垂垂老矣,也很少有年轻新血。按照《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引用的调查数据,2006年白人福音派占美国人口23%。2016年,这一比率​下降到17%,其中只有一成不到30岁。

这些数据再次证实:特朗普所代表的民粹主义实在是新教白人势力的回光返照。白人社会地位低落的动因,主要是经济而不是道德文化。统计数字清楚显示:越是宗教右翼集中的地区,离婚率和婚外生育比率越高。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低教育男性白人的经济收入下降,“贫贱夫妻百事哀”,造成传统家庭结构解体。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最新警告,近年来受到控制的艾滋病传播,新近又有突增苗头,原因是鸦片类药物滥用危机,瘾君子共享注射器针头。这一危机最突出的地区,正是特朗普的低教育白人选民集中的社区。小布什对特朗普的批评,实在也是对其他白人福音派的及时忠告。

weinxin
致知微信公众号
扫描或长按识别二维码,订阅致知公众号。点击下方多彩标签,继续浏览你感兴趣的专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